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
教師教學與成長的最佳後盾!!
We Do Noting Small
分類清單
令人敬佩的牙醫師~余權航 2015-09-08

令人敬佩的牙醫師  201598 10:56

821日清晨,我驅車到南投草屯創世基金會看牙醫師余權航做到宅牙醫,全程看著余醫師和團隊為這些臥床多年的植物人看牙,深深被這群人感動,余醫師也非常有耐心地向我一一解釋每個步驟和環節。實習醫師、護理師偷偷告訴我,余醫師從未把賺錢放在最重要的位置,總是努力指導他們如何為這些病人服務。

可惜報社沒給余醫師及到宅牙醫好的版面大小,甚至副總還請長官在半夜轉知我「妳寫太多了」,文章被又刪又改的,令人洩氣。於此將這完整稿件露出,表達我對余醫師團隊的敬意。

 

佛心牙醫師 提著醫療設備趴趴走

【記者鄧桂芬台北報導】「阿伯嘴巴放鬆一點……,很好很好!」中山醫學大學附設醫院口腔病理暨診斷科主治醫師余權航用口鏡輕輕撬開病人緊閉的嘴巴,為臥床好幾年的阿伯看牙,與眾不同的是,這裡不是醫院,而是阿伯的家中。每到「到宅牙醫」時段,余權航就會將行動式牙科醫療設備搬上廂型車「出勤」,連續五年從未間斷。

「日本已經做了廿多年,但台灣一直沒人做。」余權航說,過去多名牙醫系學生到日本當交換學生,回台後經常分享跟著日本教授到宅看牙的服務經驗。曾有學生問口腔醫學院前院長周明勇:「台灣可不可能做到?」周明勇決定推廣,二年找上他執行「到宅牙醫醫療計畫」。

此項計畫對象是重度以上之身障病人,包括車禍意外的植物人、中風病人、失能老人等,只要符合服務標準,余權航就會帶著實習醫師、護理師,扛著牙科器材出動,另一名中山附醫牙醫師李育賢在耳濡目染下,也隨他做到宅牙醫。醫療團最少三人,最多七人,除了做到宅外,也會到身障機構服務。

余權航表示,這些行動不便的病人過去想看牙醫,必須乘坐復康巴士或救護車到設有牙醫特殊需求門診的醫院看病,而且需要很多人力的幫忙,就醫不便。

不過,為這群病人到宅看牙不容易,記者實地觀察,醫療團要將器材搬到病人家中,同時還要注意臥床病人身體狀況,另得準備自動體外心臟電擊去顫器(AED),避免突發意外。從補牙、洗牙、口腔黏膜清潔到塗氟,每位臥床病人做完療程,快則四十分鐘,慢則一小時以上。

因植物人無法控制臉部肌肉,牙醫師須花一番功夫才能撬開患者嘴巴;若遇上因緊張而躁動的患者,還得出動實習醫師、護理師幫忙,一人固定頭部,一人按住身軀,避免儀器傷到病人口腔。

但也有意識清楚的病人,看到余權航來了,就知道可以清潔口腔,對著他笑開懷。有名女患者中風七年,七年來沒看牙醫,到宅服務時,清出的牙結石彷彿小石頭。

余權航說,每位臥床病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有些人是因酒駕車禍癱瘓,有人是輕生未遂臥床,讓他在看牙同時閱覽不同人生傳記,有不同啟發。

余權航統計,接受他到宅看牙服務的病人年齡集中於五十歲以上,多是服務鄰近的台中患者,不過還有許多患者需要到宅看牙,他偶爾得「跨區」到南投、雲林或嘉義看牙。

余權航回憶,剛開始做到宅牙醫時,自己還不太會開箱型車,他和實習醫師、護理師三人分別騎著機車,載著牙科器材穿梭大街小巷服務,後來才學會開廂型車,每次都由他當司機,載著醫療團隊趴趴走。

根據健保署統計,去年到宅牙醫的執行服務人數僅有八十人,光是余權航和李育賢服務的病人就占了七十四人。余權航認為,在國內老年人口快速成長之下,未來無法走出家門看牙的病人只會越來越多,到宅牙醫必定是未來牙科的服務趨勢,「我會做到做不動為止。」

 

到宅牙醫服務 困難重重

【記者鄧桂芬台北報導】為什麼要到宅牙醫?中山醫學大學附設醫院口腔病理暨診斷科主治醫師余權航表示,牙口不佳的臥床病人口腔清潔困難,口腔會成為細菌「溫床」,當病菌進入上呼吸道,加上宿主本身免疫功能低下,最終導致吸入性肺炎發生,是臥床病人死亡的主要因素之一。為了推廣到宅牙醫,解決臥床病人的牙口問題,衛福部有意將此項服務納入長照保險支付項目。

但到宅牙醫不簡單。二一一年一月十四日,立委偕同衛生署(今衛福部)官員,跟隨余權航實際了解到宅牙醫,確認臥床病人確有此需求,健保局(今健保署)同年才在「牙醫門診總額特殊醫療服務試辦計畫」中,納入到宅牙醫服務,符合條件者可由健保支出到宅看牙費用,並補貼牙醫師每小時一千九百元的車馬費。

不過,到宅牙醫的執行服務人數一直上不來,據健保署統計,二一二年為十一人,二一三年廿六人,二一四年八十人,今年統計至上半年為止,也僅廿五人。每名患者的被服務次數平均為二到三次。

據查,全台曾執行到宅牙醫的牙醫師只有三人,其中二人就是余權航和李育賢,另一位是台北市的牙醫師。

健保署醫務管理組科長林淑範指出,臥床病人有多種合併症,因此規定只能給予牙周病緊急處理、簡單拔牙、補牙、洗牙、塗氟等服務,過於複雜的根管治療等,最好的治療場所仍是醫院。且到宅牙醫不只是牙醫師單獨去,還要攜帶多種設備,「並非所有牙醫師都願意走出診間。」

另外,患者想要獲得到宅牙醫服務之前,須由該病人的居家照顧醫師提出「口腔醫療需求評估及治療計畫」,經牙醫師公會全聯會初核、健保署複核通過後,牙醫師才會到宅服務。

不過牙醫全聯會發現,此項規定「太被動」,若沒有醫師主動提出需求,服務難進病人家中。且申請流程繁複,平均約一、二個月才能跑完行政流程。

余權航說,為了能讓病人符合健保規定,他首度到病人家中做口腔評估時,是沒有健保給付的,病人得先自費。中山附醫曾為了讓病人願意接受評估,符合到宅牙醫健保資格,只收病人三百元,用倒貼方式,吸收其餘醫療費用。

衛福部心理及口腔健康司副司長張雍敏表示,政府政策雖無法一次到位,但會就專業層面給予支持,例如今年就補助十二台行動式牙科治療設備給台大、中山附醫、雙和、成大、高醫、陽明附醫及門諾醫院,並加強到宅牙醫教育訓練。

張雍敏說,日本的到宅牙醫服務是由介護保險支付,也就是台灣正欲推動的「長照保險」,不會被健保總額限縮。倘若未來長照保險上路後,她會爭取由長保支付到宅牙醫,讓到宅牙醫進入長照服務一環。

 

小辭典 為什麼需要到宅牙醫?

牙周狀況或口腔衛生不好的臥床病人,口腔清潔困難,口腔沉積過多牙結石,成為細菌「溫床」,當病菌會進入上呼吸道,加上宿主本身免疫功能低下,最終會導致吸入性肺炎發生。

根據研究指出,吸入性肺炎是住院及臥床病人死亡的主要因素之一,因此家人或看護應每天幫這些病人刷牙、使用牙線或清潔口腔黏膜,病人也應定期接受牙醫師洗牙、去除牙結石等。

 

諮詢/衛福部心口司、余權航醫師

整理/鄧桂芬

表單的頂端